首頁 資訊 關注 名家 行業 機構 大觀 圖片 視頻

評論

旗下欄目: 聚焦 市場 評論 軼聞

化古為今 融神于心——畢波山水的承與變

來源:中國藝術資訊網 作者:小龍 人氣: 發布時間:2022-12-09

《鏡海長虹》

“繪畫先臨古學古,仿古而后創新”是畢波的繪畫之路。在臨古這條路上,畢波走得深入且透徹。觀其作品,文氣古意逼人,煙林清曠,云蒸霞蔚,幽谷奇峰,人在畫中行,鳥在山中鳴,恍如逍遙仙境,所繪所表,是一種含而不露、出乎本質的天然之美,也是現代人心之向往的清靜自然家園;悠悠亙古青山中,又透射著當代山水畫嬗變的新方向。

關于中國繪畫的臨摹問題,是一個悠久且常見的話題,東晉顧愷之在《論畫》中說:“凡將摹者,皆當先尋此要,而后次以其事。”南朝謝赫六法中提出繪畫的“傳移模寫”,董其昌亦言“吾書無所不臨仿”,黃賓虹稱“畫不師古,未有能成家者”?梢,中國畫臨古的重要性。

《高士沽酒圖》

畢波的山水畫以臨古入手,但并非專摹一家,董源的平巒遠渚、巨然的秋山蕭寺、米氏的云山煙雨、黃公望的骨蒼神腴、藍瑛的細膩精謹等都是他摹繪的對象。他不但于傳統技法有很深的功底,而且能融會貫通,在超乎縹緲間脫略形跡,在平淡隨意中獨語吟詠,他以求道的精神對“師古人”與“師造化”作了畢生不懈的追求,也對中國繪畫和中國文化有深刻而獨到的理解。

《溪山幽居》近山嶙峋,遠水浩渺,湖山相映水如明鏡,山似眉黛兩相宜也!堕e適圖》筆構蒼虬古松,仙鶴歡騰山野,隱士悠游林泉。畢波畫作比較精彩地呈現在他的點景人物和江中小舟上,這些似乎最為簡單地物象上,畫家對現實高度的提煉,筆墨的精到而微妙細膩的處理,讓人贊嘆!在畫面意境上,呈示出的是傳統面貌,但在立足時代語境的前提下,又注重不同筆墨語言的現代意境綜合經營。

《閑適圖》

在畢波看來,臨古有其兩層含義:一是深入理解古人的精神,要在形似的基礎之上加入個人的理解與想象,要有創造性的體會,玩味思索,心有所得,進而落筆摹之。二是掌握傳統筆墨中技法,古人的技法,不是憑空想出,而是從造化中不斷實踐提煉而來,這個借鑒的有無,差異極大,但是不能完全停留在古人的技法上,要在繼承傳統上大膽創新。

《問道》

我們看畢波的作品取法乎上,遵道守正,他接受正規而又傳統的教育,又有豐厚的中西文化積淀,其山水骨法貫通,有繁者,勾勒皴擦,蒼茫厚重;而簡者,神閑筆簡意自足,遠逸高古。同時,畫面結構精巧,宏大悠遠,仔細欣賞,卻是五步一景,十步一觀,聽泉觀瀑、讀書撫琴、草廬山居、流水疊云……宏境中多有幽微妙意,錯落有致掩映其中,輕細的筆觸、素雅的色調與和諧的物象融合表達,凝成一種“靜”意。中國畫講求“神與物游”“思與境偕”,由此亦可見畢波沉著逸淡的心性品質。

“師古人”與“師造化”,臨摹與寫生,是每一個中國畫家都面對的問題。“造化無窮,取之不盡……知師古人,不知師造化,終無以得山川之靈秀也”。所謂“法從理中來,理從造化變化中來”,可見通過自然印證古法,又由古法感受自然,從而將“師古人”與“師造化”融匯貫通。

《溪山清遠》

畢波廣游南北各地,深入生活,始終將寫生貫穿于山水畫的創作當中。他說,寫生有一種方法叫對景寫生,即是坐在那里仔細觀察,回去后再勾畫,此為先認識物象結構或者是體會物象環境,然后再創作。另一種是搜集素材,拍一拍景象,或拿鉛筆簡單勾劃。而畢波的寫生更加追求現場感,追求當下物象形態的變化,強調藝術感受的傳達,強調身臨其境的感受,強調以自然為師,以自然為法。

“臨摹或寫生其實都是習作,也是自己學習的一個過程,但最終肯定是要創作的。”畢波認為,“創作要結合時代,在大自然與現實生活中尋找突破,畫面既要有傳統的元素,比如技巧、技法和表達方式等,又要使作品更具時代性和個性。”

《厚土濃情》

當然,畢波也不流于一般化的寫生表現,在不斷拓展題材的同時,經常收視反思,對自己別有會心的題材,他會反復寫生,一再追索其神韻的表現。如《厚土濃情》的成功創制,表明他在絵畫本質上的突破和超越,令人看到了傳統筆墨反映現實生活的廣闊前景。

畢波回憶,他去黃土高原寫生,面對滿目的黃土,個人就像小石子一樣,顯得那么渺小微不足道。在黃土地,因為常年沒有雨水,除了偶爾看到幾處耐旱的黃豆顆粒外,幾乎看不見小麥、玉米等主要糧食作物,看到此景,心情多少有些沉重。走進村落,來到村民家里,那些樸素且又好客的老人會把他們最好的東西給你。

畢波住在一戶普通農家里,吃著黃豆的時候,感覺可能吃了該戶一年的糧食,所以非常不舍與感慨。后來得知該戶主人去世了,為了懷念他,也為了記住他們之間相處的情誼,為此創作了《厚土濃情》,以示對黃土高坡,對那里的人民深情的懷戀。

山水畫是自然觀照與人文關懷的心靈跡化,關注生命與現實環境,用畫筆記錄當下,對應時代發展,對新一代山水畫研究和探索者來說都具有深遠的學術價值和現實意義。畢波不斷努力著,他的創作從田園牧歌式的生活,又聚集于現代都市生活和文明注入了新的印記,通過嶄新的筆墨語言和表現形式,建立當下具有深刻文化內涵和生命價值的“城市山水”。

他嘗試著以新的筆墨手法創作了一系列現實主義的作品,有繼承傳統山水人與自然身心和諧的美學內質,有取自西洋藝術色彩、光影、圖式的技法互參,我們從洋溢著時代氣息的作品中可以窺見畫家殫精竭慮的心思,推陳出新的努力和非凡的藝術オ華。

《2020年的春節》

畢波另一幅作品《2020年的春節》畫的是一個山村的景象,即春節期間冰雪即將融化村落,春節用雪用冬天的寂寥來表現,給人一種包含的境界。為突出荒蕪,畫面遠處盡量使用灰色調,而近處樹木全為枝干,沒有一片葉子。在房屋上尤其房頂上全為積雪處理。為突出對比,用了很多的小紅線表現對聯。

再看畫面,村頭小路上停滿了各式車輛,就是不見行人,也不見一只小貓小狗等動物。為什么?因為2020年春節不一樣,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牽動著全國人民的心。這是一個從未有過的寂靜的春節,記錄著人類生存和發展的軌跡,并承載著歷史的記憶。

生存環境的改變給畢波帶來新的思考問題的方式方法。從景到境的生成是內在心源與自然交融的產物,這個看似“傳物造境”的過程,實則是對筆墨品質的核心判斷,是畫家學養、視野、性靈等全方面的體現。

《澳門風景》

中國畫的要旨是“氣韻生動”,是散淡、暢達、空靈和超越物欲得精神境界,山水的意境表露他的修養和向往,創作的動機體現他的情懷和理想。何為氣韻?畢波說,氣韻是一種精神狀態,要有一股氣并且貫通整個畫面,要能夠達到活生而靈動的程度,簡單的理解就是一種整體性。比如說用藤條編織一個框,每一根藤條都有其作用,拆掉一根,框就會變形,就會漏氣。作畫也如此,線條要穿行自如,疏密得當。

畢波進一步解釋到,氣韻主要是通過筆墨所呈現,不能脫離筆墨而憑空存在。黃賓虹晚年眼睛不好,看畫面好像是在涂鴉,上面都是點點線線,看不到形。再仔細看看,會發現其中有一個特點:里面的點和點,線和線之間是脫離松開的,留有白的空隙,產生一種張力,這就是黃賓虹所講“氣韻生動”。

寫生作品

在中國畫中,筆墨是達意的媒介,中國畫的筆墨不僅有素樸、雅逸的效果和空靈玄妙的表現力,它還追求含蓄沉雄的厚重感。筆墨的厚重既是技法的體現,也是思想的深度和畫面意境的外延,更是精神與學養的體現。在創作過程中,畢波力求跳出傳統繪畫意識的束縛,對不同的圖式表達和自我表現語言的融合,呈現出一種新的筆墨形式。畫面上不執念于一山一水,而是注重于整體畫面的氣息、構圖氣氛的營造,追求傳統和現代的對比,直接表達了個人的體驗和情緒,展現了現代社會人與城市、人與自然、城市與自然的新關系新形式,具有顯著的時代特征。

中國山水畫發展到今天,從創作理念、意境開拓、筆墨形式及構圖呈現等方面都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如何去體驗和關照自然、社會現實,使筆墨具有穿透力,符合自然理法,這對當代畫家無疑是一種挑戰。畢波以扎實的理論功底、廣博的知識面、豐富的筆墨技巧及作為都市人的敏感度讓他在中國山水畫的表現上游刃有余,從容不迫。他在畫山水,也是在畫“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中國哲學內涵,更是傳統人文情懷與當代精神的和諧共生的狀態,是人與天地相互交融的心靈感動。

 

藝術簡介

 

 

畢波

1980年出生于山東濟南

2003年本科畢業于山東藝術學院

2016年碩士研究生畢業于山東藝術學院

2021年澳門科技大學讀美術學博士

山東泰山國畫院高級畫師

山東畫院青年畫院畫家

青島山水畫院副院長

李可染畫院青年畫院畫家

澳門畫院特聘畫家

山東青年美術家協會理事

山東美協山水畫藝委會委員

山東藝術家學術委員會(美術)委員

山東外事大學客座教授

濟南大學客座教授

北京工筆重彩畫會會員

《中國書畫》書畫院特聘畫家

天津市書畫藝術研究會花鳥畫藝術研究院副院長

濟南市美術家協會副主席

濟南青年美協顧問

濟南萊蕪區美協顧問

濟南萊蕪區青年美協顧問

 

作品欣賞

《馬嘶青山暮 雁度白草新》

《湖平似鏡 》

寫生作品

寫生作品

寫生作品

寫生作品

寫生作品

《悠游暢園》

《泉韻濟南》

 

責任編輯:小龍
夜夜春宵翁熄性放纵_人人玩人人添人人澡东莞_H国产小视频福利免费视频_本道久久综合无码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