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 關注 名家 行業 機構 大觀 圖片 視頻

評論

旗下欄目: 聚焦 市場 評論 軼聞

承古開今 思行并進——翟暉談中國山水畫的創作狀態

來源:中國藝術資訊網 作者:小龍 人氣: 發布時間:2022-12-30

中國山水畫咫尺之間表現自然的奇詭與壯觀,豐富與莫測,言說的是,心靈在山水之間的感受,審美與藝術的取向。常說藝術是寂寞之道,對于翟暉而言在寂寞之道上思與行并進。他說學藝術需要苦練外功和內功,最后是心功。所謂外功即造型能力,筆墨技巧;內功是學識修養,文化修養,藝術修養;中國畫主張寫意,意者新音,因心造境,品與畫通修心功,才能讓作品有品位,有內涵。

繪畫的創作態度與創作狀態隱匿著畫家人格自我完善的印跡。在翟暉的作品里,不僅是“技”與“道”,也是一種“人生態度”,對待藝術保持虛境的心態,在傳統繪畫技藝中尋求突破,在生活中發現美,在理解自然本質的基礎上進入創作狀態,而更能打動人心的也是這種筆觸間自然流露的那個真實的自己。

煙雨秋晚

承繼傳統探求新意

 

對于中國山水畫的學習,傳統山水畫的繼承研究是不可逾越的。翟暉繼承傳統精神,本著追本溯源的學術態度,整體的把握和全面的理解中國畫博大的思想內涵,從浩如煙海的傳統與千變萬化的自然之中理出一份屬于自己個人的繪畫語言。

翟暉的創作取法宋元,其筆墨意趣,格調沉雄古逸,韻致深遠。既有肆意暢懷的鴻篇巨制,又有細致抒懷的咫尺小品,既有北方的大山大水、雄偉磅礴,又有江南云山的秀潤華滋、淡遠清曠,更有自己文化的思考與人生的體驗。

花溪曉晴

在翟暉看來,中國畫需要一個長期的磨練、積累和消化的過程,也就是從延續傳統到深入生活再進入創作。中國畫非常講究脈絡,不可能拋開前人不學,完全靠自己鋪開一條路。當然,學習傳統因人而異,因為每人對傳統的理解和認識各不相同。就自己而言,學習傳統首先抓經典,因為中國傳統繪畫歷史悠久,在浩瀚的藝術海洋里經典太多了,應該選擇自己興趣或感覺相吻合的作品去臨摹,去研讀。

作為一個中國畫家,一定要有傳承意識,不僅學習傳統既要有重點,又要廣泛涉獵,還要充分表達所追求的思想境界。那么,學習傳統什么?翟暉指出,大家都知道臨摹古人學其筆墨,追求古人的意境。但這里還有一些差異,有些人則重技法,有些人則重意境,但他更注重領悟古人創作時的狀態,包括生活的狀態,這,才能更充分地體會古人作品深層的含義。。

縱覽歷代繪畫大家,因其出身、身份不一樣,性情不一樣,生活的環境不一樣,因此,在其繪畫中都有與眾不同的生活領悟,即使同一類題材,創作出的作品也就風格各異。因此,揣摩古人創作狀態就要把對中國畫的認知理解放在整體文化背景下,古人創作是什么樣狀態,我們今天又是什么樣的狀態?這樣,就能找到共同的,然后把有益的東西提取出來,而不是照搬,此為古為今用。

虛亭論道

翟暉強調,學習古人不是重復,也不是照抄,主要是從中能得到某些啟示,也即是在無形理念中參悟古人的品味、格調與境界,不要老是盯著有形的東西,那樣只會在表面上有點古人的面貌,而失去了內在的精神境界,因為今天的我們沒有那種生活感受,沒有那種生活狀態,畫作里就毫無生氣。

生活在當下,我們所處的人文環境、生態環境、社會環境等諸多因素,自然而然的會對我們的心態和創作體驗產生影響。所以今天中國畫就繞不開“傳承與當代”、“雅與俗”的問題。作為畫家,一定要把握時代,表現出屬于當今社會的元素,要有時代氣息。

在這樣思索、沉淀的過程里,翟暉逐漸明晰,每個畫家都想形成自已的風格,但風格不是設計出來的,是自然形成的。另外,風格不是表象,重在內涵,且自己可控。因此畫家有多深的藝術理念,多強的表現能力,作品就和別人不一樣。初學者不必要為了哪一種風格,把一些主觀的或自己感興趣的給掩飾掉,刻意去為一種風格。畫家的藝術素養決定自己獨特的風格,筆墨經驗決定畫家作品最終的品質,無論如何追求最終應達到自然流露的狀態方顯真情。

山水畫是寂寞之道,既能畫之有理,又能表達自我藝術風格,翟暉從平凡亦或奇異的山水物象中體會玄妙意趣,并在創作中將其表達出來。這是他長期以來對繪畫創作的虔誠之心和認真態度在筆下的自然流淌。

山麓幽居

山川無言神遇跡化

 

中國畫離不開寫生。從傳統入手就有涉及寫生,畫家怎么樣體會生活,如何把生活物象變成筆墨并轉化到紙上,探索并建立自己的語言樣式,是每個當代山水畫家面前的一道難題。

翟暉通過自己的思考和實踐,很好地回答了古與今,傳統與現代,繼承與創新的問題。他指出,關于寫生的觀念古時已經存在,唐代的張璪提出“外師造化,中得心源”,清代石濤主張“搜盡奇峰打草稿”,近代傅抱石主張“從學習中國山水畫,到真山真水中去體察自然的風貌”……可見歷代畫家都進行了各種思考與探索。

潭靜映天

翟暉指出,寫生方式千差萬別,這需要一個過程訓練,通過寫生生活積累多了,才有可能把現實的東西變成筆墨語言。所謂“山形面面觀,山形步步移”,由于觀察景物距離、角度的不同,不但使觀察到的景物本身產生變化,同時也使景物之間的關系產生變化,因此要從不同側面、不同角度、景物之間的關系多作觀察,使我們在觀察能力、分析和認識能力及表現景物的筆墨造型能力上得到鍛煉和提高。

中國山水畫的寫生不僅僅是要重視大自然的景物選取,更強調畫家對所觀景物的體悟和思想感情,通過寫生回來創作,腦子里的大量素材以及印象,就會在筆端上自然流露出來,此時的作品有血有肉,因此說,不經常寫生,筆墨再好,作品缺少生動鮮活之氣。

春動

“山水畫寫生要善于借鑒和吸收傳統之營養,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實現筆墨精神與時代的結合。”翟暉強調,總結前人的經驗,通過當代觀念來整合、提煉山水畫的精神內涵,以個性化的繪畫語言進行情感表達,實現山水畫從傳統語境進入當代語境的轉換。

從《春山煙嵐》《松壑泉清》等作品中可以看到,翟暉以繼承傳統筆墨技法為基礎,借古開今,他的作品在題材的選擇上更為寬泛,在表現形式、審美特征等方面也與傳統水墨存在著明顯差異。

翟暉鐘情于寫生,面對神秀造化,他常懷有敬畏之心,謙卑之態,而非用現有的程式去套畫自然。在傳統的中國畫發展脈絡中,他對山水畫的寫生表達非常的豐富,用足跡丈量中華大地,幾十年間進行了萬里的山水寫生,看遍了三山五岳,真正做到了萬千丘壑了然于心胸,表達了源于大自然且契合自我精神的意趣。

夕照遠山一抹紅

超然象外意境營造

 

王維認為“凡畫山水,意在筆先。”山水畫的意境主張以意為主,意造境生,營造“山性即我性,山情即我情”的境界,山水畫創造的意境不光是優美的景色、山川的風光,更多的是畫家理想境界的追求。

正是以此為理念,翟暉山水畫創作師法自然,融會貫通,在自然中求法則,努力尋求人和自然、自然與精神的共鳴,從寫實到寫意形成了自家獨特的山水語境。他的畫或層巒疊嶂、幽澗深谷,或飛瀑奔流、萬木競秀,或山村煙嵐、農家小屋,或人勤春早、秋色迷人,無不讓人感覺到中國畫特有那種元氣淋漓和率意酣暢,他把前人之精華,時代之風采,沉淀于筆墨,揮寫于畫面,呈現出一種從自然、從現實生活中審美提煉的“意”,一種樸茂中見靈秀之“意”。

清江沐月

“意境是畫家作品的核心與靈魂,其格調和品位都是通過意境來定位的,畫家筆墨語言都是為其服務的。”翟暉說,“學習中國畫傳統不要拘泥于表象,要看背后才知全貌。比如寫生不是一天畫了幾張畫,要看從大自然狀態里感受到什么,并把這些感受一點一點地滲化到血液里。中國山水畫不是講究構圖如何,也不是筆墨到位情況,其意境才是最后要旨。當然筆墨語言好,筆墨質量高,表現力強,那就更完美了。”

翟暉坦言,當今社會生活節奏加快,一些畫家沉不下去,畫作較為浮淺,自然難以打造出較好的意境來,或意境打造的不到位,也即是作品想說的話表現不出來,能表現出來的又不是想說的話,此為斷層。創作的過程實際上也是由認識生活、表現生活、表現自我個性的審美創造歷程,畫家應該把自然地精神觀照和深入體悟放在首位,并達到心領神會互融,發于毫端而至傳神,最終達到“山川與予神遇而跡化”。

對于山水的創作,寫的是情,畫的是意,是走進大自然中的真實情感。作為畫家深入真山真水,畫作重在吐出來的氣息。畫家想追求哪種感覺,就往哪種感覺上去努力,沒必要顧及風格或者筆墨與用線。他認為創作時的一招一式不太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追求的感覺與意趣。

野云閑逐

古人云“借古以開今”,即質沿古意,文變今情。因此,翟暉繼承古代的傳統,善于捕捉自己在瞬間中對自然的印象,而且,這種意象源于心靈對自然的洞察和體驗,是畫家在自然中的吮吸的結果,是將自己的思想熔鑄到藝術形象中去,是藝術家人生閱歷切身體驗的凝聚與結晶。

中國山水畫寫意是畫家對中國畫筆墨精神的悟化,是抒寫情懷的真情流露,是賡續傳統文脈的創作,繪畫不難于寫形,而是難于意境高華的追求。整體看翟暉的畫作,蒼渾清潤的畫面,厚勁靈動的筆墨,草木華滋的博大氣象,都是一種精神的印跡,寄托著畫家的情思與理想,漾溢著一種鮮活與清新的詩意。

從孜孜追求繪畫的懵懂少年到當今畫壇的佼佼者,畫家翟暉通過幾十年對山水的研畫,刻苦追求筆墨之奧妙、意境之內涵,其中既浸潤著畫家的妙悟靈心,又浸透了他的蒙養之功。他的寫意山水作品,源于傳承,勇于突破,最終實現了物與象,情、景與境的“天人合一”的審美境界,也讓我們看到了他高遠的藝術態度,并以幾千年的中華民族文化為精神追求,盡顯藝術才情。

 

藝術簡介

 

 

翟暉

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

《中國書畫市場報》藝術顧問

中國傳媒大學美術傳播研究所研究員

專職畫家

 

 

作品欣賞

 

寒泉垂綸

峭崖野坐

平林野望

晴嵐無水波

晨耀積翠

綠崖云氣

山凹春動

清靜無塵

 

責任編輯:小龍
夜夜春宵翁熄性放纵_人人玩人人添人人澡东莞_H国产小视频福利免费视频_本道久久综合无码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