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 關注 名家 行業 機構 大觀 圖片 視頻

評論

旗下欄目: 聚焦 市場 評論 軼聞

林存安:淺議朱修立老師“以物寫我”

來源:中國藝術資訊網 作者:小龍 人氣: 發布時間:2023-06-26

“以物寫我”是修立老師在中國畫研究中的切身體會。他不光自己躬身實踐,在教學中也反復強調。我幾十年來在跟隨修立老師學習研究中,對“以物寫我”有一些粗淺的感悟,F不揣淺陋,略談三點。

江城覽勝 2012年 2396x799mm

瓊臺仙谷 2007年 4124x352mm

(為了觀看效果,請將手機橫放)

一、要有“我”之修養。

修立老師有幸在年輕時,遇到許多近代藝術大家,如傅抱石、錢松巖、李可染、朱屺瞻、賴少其、石魯等,與他們或有過朝夕相處的經歷,或共同寫生、作畫并聆聽他們教誨。這樣的經歷使他明白,提高畫家的修養是取得成功的不二法門。

兩萬三千里寫生途中(右一為朱修立)

與可染先生在一起(右三為朱修立)

從前輩那里,修立先生認識到人品即畫品。這也是我從他身上得到的體會。

人品即畫品,畫家的修養決定其作品的品味高低。修養是多方面的,既要有畫內功夫,技的修養,又要有畫外功夫。畫內功夫有高低、雅俗之分。畫外功夫涵蓋了畫家的品行、學問、哲思等許多方面。中國畫的畫外功夫,對中國畫的水平影響巨大。有人把中國畫看作老人藝術,不無道理,因為中國畫的主流是文人畫,文人的修養需要幾十年的修煉才能有成效。

仿八大山人 2014年 459x322mm

明代文征明認為“人品不高,用墨無法。”人們普遍認為,猥瑣之人,筆下難成磅礴之勢;曠達之士,運筆自然豪放縱逸;清高之人,畫必拙樸瀟灑;屈節之人,畫必媚俗流滑。人品卑劣低俗、胸無點墨者,不論其筆墨技巧如何嫻熟,都不可能達到高雅的藝術境界。清代何紹基格外看重書畫家的人品,他在詩中說:“從來書畫貴士氣,經史內蘊外乃滋。若非駐腹有萬卷,求脫匠氣焉能辭?”畫家人格的修煉,主要在于心靈的凈化,胸襟曠達,超然物外。視功名、權勢、富貴為身外之物,以虛靜之心返璞歸真。歸隱大自然,讓大自然之美陶冶性情,虛靜心靈;或隱跡書林,潔然地沐浴書香,從先哲那兒體味人類文化的精要。蘇東坡的“讀書萬卷始通神”,說的便是此理。

《夏山圖》

中國畫是有生命的,充滿了靈性,或工巧、或沖和、或飄逸、或姿媚、或貌清氣健、或超然出塵、或潤厚富麗、或不勝羅綺。畫山水畫實際上就是畫“人”。畫家的文化素養是畫的底蘊。你所畫的山水要象征著一種人文精神,是人化了的載體。人的偉大、堅韌、雄渾、沉浮,都是通過筆墨、布局注入在山水畫里。山水畫里有骨、有血、有氣、有節、有情。所以說,畫家的修養是“以物寫我”的前提條件,你的修養決定著你的畫品。

《雨過天晴》

二、要有“寫”之能力。

石魯曾說:“中國畫的基礎簡單來說就是書畫同源,寫不好字,就談不到中國畫。中國畫必須以書法,以中國特有的筆法來表現的,來作為它表現的根據。如果不講用筆,那就是其他的畫了。”他特別反感用素描加水墨的方法畫中國畫。潘天壽先生高度重視畫家的書法功夫,在浙江美院任院長期間,新招的中國畫專業學生的書法課,他親自上。他說,可以三天不畫畫,不能一天不寫字。陸儼少先生也同樣強調:畫家的時間為十,要三分畫畫,三分寫書法,四分讀書?梢,“寫”的能力在中國畫中是何等重要。

《雨潤》

怎樣才能訓練好“寫”的能力,唯一途徑就要研究書法、寫好書法。書法之妙,全在用筆。書法的用筆能力體現在書寫過程中留下的筆痕里。黃賓虹先生曾很自豪地說我的書法比畫好。說明他在書法上用功之深。我認為,書法用筆首先要實。要能體會到以柔克剛的運筆過程,把握筆鋒在運行中的起承轉合,令筆心常在點畫中行。其次要舒暢,像魚在水中自由自在、無拘無束、舒展活潑地游動,如行云流水,飄然悠閑、自在。其三,要隨機應變,在審美意趣的主宰下,在用筆、結體上處理好擒縱、提按、曲直、粗細、斷聯、起止、正欹、舒斂、向背、方圓等陰陽對立統一的關系。其四,用筆如“屋漏痕”、“拆釵股”、“錐畫沙”。

沈尹默在《書法論叢》中解釋“屋漏痕”說:“雨水滲入壁間,凝聚成滴始能徐徐流下來,其流動不是徑直落下,必微微左右動蕩著垂直流行,留其痕于壁上。”南宋姜夔《續書譜》中說:“折釵股欲其曲折圓而有力”。清代書法家朱履貞《書學捷要》說:“拆釵股者,如釵股之折,謂轉角圓勁力均”。錐畫沙容易理解,就是說用筆要力透紙背。有人集前人用筆經驗總結有一段用筆口訣,我在微信中看到,認為寫的很好,現錄之:筆是將軍,猶若登陣,鷹望鵬逝,游魚得水,景山興云,常年蕩漾。驚沙坐飛,孤蓬自振。夏云奇峰,坼壁之路,驚蛇入草,飛鳥出林。錐畫沙、印印泥、拆釵股、屋漏痕。悟得其奧妙,用筆定能通神。

修立老師特別強調書法用筆,講究寫出心意、寫出意趣。我認為他在用筆上既有八大山人的圓潤內斂,又有董其昌的瀟灑飄逸。每張畫的用筆隨著畫的意趣,或慢、或快,或行、或楷、或篆、或隸,行云流水,自然生發。結構推敲上更是匠心獨運,畫面的每塊形、每根線、每塊墨、每塊色都是隨氣韻生成恰到好處,挪動一點都會感到不妥帖、不自然。在“知白守黑”、虛實處理上,修立老師有自己的獨到之處,他畫中的空白處不著一筆,可意趣盎然,勃勃生機。讓欣賞者有了無限遐想。“此時無聲勝有聲”。

《華夏自有東風》

書法用筆伴隨著中國畫創作的全過程,從頭至尾都要注意“寫”。修立老師對我說過,李可染先生告訴他,山水畫的渲染是用筆寫出來的。中國畫的筆墨,因是書法用筆,所以一筆一畫都具有獨特審美。

三、要觸物(景)生情,有感而發。

清晨靜悄悄 2016年 1378x692mm

三十多年前,光明日報刊登了半版修立老師的畫,這批畫是在皖南深入生活的基礎上有感而發的田園風情。黃永厚先生寫了評論文章,題目是《讀修立先生畫,讓您想家...》?梢姰嫾矣|物生情,在作畫過程中用情深厚,讀者自然就有所感受。修立老師近年的畫,更是如此。如用心品讀,讓人切身感受到他走入了靜絕塵氛的境界,心靈歸于平和,一切目的性的追求被解除,人在無沖突中自由顯現的一種禪意,是精神與靈魂的歸處。如蘇軾詩中所說“此心初無住,每與物皆禪。”心靈無遷無住,不粘不滯,不將不迎,時間蕩然隱去,花開花落、云卷云舒,千年不過此刻,太古不過當下。是一種藝術生命永恒體征在山水畫中的呈現。

《心齋》

明月松間照 清泉石上流 2014年 2337x1216mm

莊子在《心齋》里所呈現出的“一”,實即藝術精神的主客兩忘境界。莊周夢為蝴蝶,即“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適志與,不知周也”。這是主客合一的極致。因主客合一不知有我,即不知有物,而遂與物相忘。王微在《敘畫》一文中提出“畫之情”,主張山水畫家須對自然美發生感情,有所激動,說“望秋云,神飛揚;臨春風,思浩蕩。”正是這種飛揚浩蕩的神思,推動了他的創作。

《笑對歲月如歌》

(為了觀看效果,請將手機橫放)

觸“物”有感是畫家的主觀情思與自然景物的交融。如元代馬致遠《天凈沙·秋思》“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此首小令全曲僅五句二十八字,一共列出了九種景物,這九種景物全是馬致遠此時的心境和情思,應該是“以物寫我”的典范。在繪畫方面,倪瓚《六君子圖》,六株樹寫出了君子之風。沈周《廬山高》,通過層層疊疊的高山雄姿和清泉潺潺,表達了對老師的景仰之情。石魯《轉戰陜北》,抒發了共產黨人歷經艱辛,奪取全國勝利的豪情。

《歲月無痕》

中國畫是精神產物,人文素養又是畫家的立身之本。“天人合一”的哲思,“仁者樂山,智者樂水”的智慧,“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開啟的眾妙之門等等,都屬于畫家人文素養的重要內容。畫家的觸物生情與一般人的觸景生情是有區別的。他在從事山水、花卉創作中要有明確的立意和精神追求。這種追求永無止境

山中藏人家 2014年 1792x702mm

黃山長卷 2015年 3630x594mm

(為了觀看效果,請將手機橫放)

【作者簡介】林存安,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安徽美術家協會原常務副主席、中華文化促進會主席團成員、合肥中華文化促進會主席、安徽大學兼職教授、安徽省書畫院特聘畫家。先后主持、策劃了經典回顧與現代思考中國畫展及理論研討會、安徽八老中國畫展等多項活動。與武忠平主編的《新安畫派》獲安徽省社科文藝出版獎(出版類圖書獎)一等獎。

責任編輯:小龍

最火資訊

夜夜春宵翁熄性放纵_人人玩人人添人人澡东莞_H国产小视频福利免费视频_本道久久综合无码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