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 關注 名家 行業 機構 大觀 圖片 視頻

軼聞

旗下欄目: 聚焦 市場 評論 軼聞

《清明上河圖》真跡是如何找到的

來源:中國藝術資訊網 作者:King 人氣: 發布時間:2017-11-16

  《清明上河圖》這幅由北宋宮廷畫家張擇端創作的名畫,如今收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而曾經,它“五度入宮、四度出宮”。甚至,它一度在戰后的混亂中遺失。

  本文講述的就是流離失所的《清明上河圖》究竟是怎么被找到的,以及其中的曲折故事。

  “我是在琉璃廠大學畢業的”

  1950年8月,沈陽。沈陽是中國東北的重要都市,曾是“后金”的首都,稱為“盛京”,偽滿洲國時名為“奉天”,由努爾哈赤建立。位于沈陽市中心的東北博物館(遼寧省博物館的前身,于1959年改名)的倉庫,年輕的楊仁愷站在這里。楊仁愷后來成為中國知名文物鑒定家,有著“人民鑒定家”、“鑒定大師”的稱號。此時楊仁愷的職銜是“東北人民政府文化部文化處研究室研究員”。在偽滿洲國政府垮臺后,從偽滿洲國政府流出了大量繪畫和陶瓷到市場上,甚至有了專門的“東北貨”之稱。其中有許多贗品或仿本,當然也有精品中的精品。楊仁愷的工作就是把倉庫中的文物一一鑒定,分出真品與贗品。

  楊仁愷1915年出生于四川,連大學也沒讀過,是個小地方的教師。如果沒有戰爭,他可能就在故鄉四川終其一生。然而動蕩的歷史給了楊仁愷不同的人生。上世紀40年代初期,日本軍隊入侵中國,國民政府遷移到重慶。楊仁愷通過熟人的介紹,來到重慶出版社工作,擔任藝文雜志《說文》月刊的編輯?脊艑W者衛聚賢是《說文》的總編輯,他曾參與那個時期多處古跡的挖掘工作。當時在衛聚賢周遭尚有郭沫若、商承祚等文化界人士,也一起疏散到重慶。因此,楊仁愷有機會和這些人熟悉起來,增長了中國美術的相關知識。那時擔任北京故宮博物院院長的馬衡特別喜歡楊仁愷。當時故宮文物從北京的博物院疏散到四川省,馬衡也在重慶。楊仁愷從馬衡身上學到中國藝術的入門知識,經常瀏覽宋代、唐代的珍貴古書畫。

  1945年日本投降后,時局動蕩,《說文》停止發行。楊仁愷為了找工作搬到北京,想憑著自己在中國藝術方面的知識糊口度日。因此他到著名的古董街“琉璃廠”附近的古董店工作,在那里訓練了自己鑒識文物的眼光。后來他自稱“我是在琉璃廠大學畢業的”,并引以為傲。1950年起,他移居沈陽,在東北人民政府的文化部任職。當時的東北博物館存有世界最大的叢書《四庫全書》,他常常前去幫忙整理。

  沒人會想到真跡就在這里

  在東北博物館的倉庫內,擺在楊仁愷面前有三張幾乎相同的畫卷,都叫做《清明上河圖》。這幅畫的仿本和贗品極多,真跡大家都認為已散佚不見。包括楊仁愷在內,沒人會想到真跡就在這里。人們以為這三張畫頂多就是明代時畫的、品質比較好的仿本,回流到收藏品較少的博物館中,沒有什么好期待的。開始鑒定的楊仁愷,打開第一張《清明上河圖》,一看就知道是贗品,完全沒有價值。接著鑒定下一張,博物館內其他同事曾說“說不定是真跡”,果然,一眼瞄過,就知道是好東西。楊仁愷原本認為是“明代的作品”,但是品質相當好,也有可能是仇英的真跡。先選到“收藏”這一邊。

  到了最后一張畫。之前已經聽說“是贗品的可能性很高”,他沒有多想就把畫攤開,突然背脊感到一陣涼意,臉上露出笑容光彩,不假思索地大叫,“就是這個!”各個時代的中國繪畫各具特色,因為每個時代都有偏好的筆法和顏色。很明顯,眼前這張是宋代的繪畫。在中國,對宋代的繪畫評價極高。因為年代久遠加上數量稀少,宋代留下的高水準名作被稱為中國繪畫的最高峰。當時東北博物館幾乎沒有宋代的畫,了解宋代繪畫的人很少。而楊仁愷因為馬衡曾讓他鑒賞過許多宋代的畫,又在北京的古董街培養了眼力,因此知道手邊的作品就是宋代繪畫。

  “這絕對不是仿本或摹本,這很可能是《清明上河圖》的真跡。”楊仁愷也避免驟下結論,先找到所有能搜尋到的資料,調查張擇端所描繪的《清明上河圖》。當時應該沒有附照片的書籍圖鑒,他參考的是《東京夢華錄》這類的文獻資料。宋代分為北宋和南宋兩個時代,《清明上河圖》是在北宋末期畫的!稏|京夢華錄》記載了居住在北宋首府開封的孟元老,在北宋滅亡后懷念開封的繁華,巨細靡遺地記錄下當時開封的樣貌,是部非小說類作品!稏|京夢華錄》里所描寫的開封,有著倉庫等和畫里一致的地方,這引起了楊仁愷的注意。經過慎重查證,這幅畫被判定為真跡。

  這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美術史上,可稱為“最大發現”的一瞬間。

  真跡如何流到東北,有三種可能

  為何《清明上河圖》出現在東北?得從辛亥革命談起。1912年清政府倒臺,中華民國政府為了避免增加情勢的混亂,允許末代皇帝溥儀留在紫禁城宮內。舊宮廷的費用開銷相當大,新政府采取限制預算的措施,如果不變賣清朝蓄積了二百七十年的文物,紫禁城里根本沒辦法維持生活。眼看前景慘淡,溥儀在還是紫禁城主人的期間,就把手上中華文明精華的珍品帶出宮外。他也以“恩賜”的名義交給弟弟溥杰,讓其偷偷地一點一點拿到市面上賣。依據后來發現的《恩賞目錄》,至少有一千件以上唐代到清代的貴重字畫由溥杰運出去!赌夸洝 中也包括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究竟溥儀是否在知情的狀況下將此事交給溥杰,尚不得知。

  歷史很有意思:如果溥儀當初沒有把它帶出宮外,《清明上河圖》 大概就會隨著蔣介石在1949年到了臺灣地區。歷史并不是如果。事實上,從北京紫禁城運出的《清明上河圖》真跡,先到了天津,后來溥儀到偽滿洲國當皇帝,又將之運到偽滿洲國的首都新京(現在的長春),收藏在皇宮內。

  1945年日本投降后,溥儀攜帶大量文物想逃亡到日本,但被前蘇聯軍隊攔下,送到西伯利亞,再轉到中國接受思想改造。從1945年直到楊仁愷1950年在沈陽發現真跡的這段時間,誰也不知道《清明上河圖》遭遇了什么樣的命運。這也是這幅畫的許多謎團之一。2011年秋天的沈陽,寒流來襲,氣溫降到零攝氏度以下。為了詳細了解楊仁愷“發現”的經過,我來到沈陽。因為楊仁愷已經過世,所以拜訪了幾位相關人士。楊仁愷在發現《清明上河圖》之后,一舉成名。他從遼寧省博物館職員,晉升為副館長。退休后也享受終身名譽館長的待遇,于2008年過世。在遼寧省博物館,我和師從楊仁愷的博物館前研究員戴立強見面。

  這天是星期一,博物館休館。他在博物館負責裱裝工作,個性嚴謹,謙稱自己是一邊動手裱裝一邊學習專業知識,四十幾歲以后才獲得楊仁愷的肯定,晉升為研究人員。在楊仁愷手下,戴立強負責《清明上河圖》《姑蘇繁華圖》等研究工作,《姑蘇繁華圖》也是這個博物館收藏的清代名畫。戴立強2010年從博物館退休。依據戴立強的說法,從1945年偽滿洲國倒臺到1950年楊仁愷“發現”的這5年間,《清明上河圖》處于什么樣的狀態,被推測為以下三種可能性。

  第一,溥儀意圖逃亡日本,從宮廷帶出的好幾個行李箱中裝有古董和飾品,《清明上河圖》也包括在內。溥儀在機場被前蘇聯軍隊逮捕收押,《清明上河圖》 被交給當時的東北民主聯軍(后來并入人民解放軍),再移交給東北人民銀行保管。

  第二,在東北的一位解放軍參謀長,名叫張克威,他喜愛文物,在長春的市場上偶然買到《清明上河圖》,后來寄贈給東北人民銀行。

  第三,溥儀的隨員帶著《清明上河圖》等文物,后來和溥儀分開,自己逃亡,在大栗子溝這個地方被東北民主聯軍逮捕,文物被移交給東北人民銀行保管。

  戴立強說,這三種狀況以第一種的可能性最高,但是沒有相關資料,很難查證。他笑著說:“我現在沒辦法確定哪一種狀況是真的,每種說法都缺乏關鍵性的證據,都有弱點,馬上就會被反駁。”

  避開了永遠的“消失”

  可以想象,在那些動蕩的歲月,《清明上河圖》丟失、被燒毀、無從尋覓等都有可能。幸而,《清明上河圖》逃過一劫,在1950年時被楊仁愷找到,避開了永遠的“消失”。楊仁愷對發現《清明上河圖》的“偉業”,不太在公開場合提起。他生前曾在接受中央電視臺的專訪中直率地說:“溥儀帶了三幅《清明上河圖》,到底哪一件是真跡,溥儀自己也不清楚,我不過是因為具備經驗和知識,所以知道哪幅是真跡。”楊仁愷的代表作《國寶沉浮錄》中,有關《清明上河圖》的敘述也很短,讓讀者有種避重就輕的感覺。

  沈陽畫家王成,曾經擔任楊仁愷的秘書,他說:“他是個具有專業技師氣質的人,認為自己只是在做專業的工作,對于周遭的人以特別的眼光看待發現《清明上河圖》這件事,他一點也不覺得高興。在發現《清明上河圖》以后,在東北發掘出堆積如山的古董,他認為這些對于國家的貢獻反而更重要。”如王成所說,楊仁愷不只是發現了《清明上河圖》,他的一生都奉獻給了找尋“消失的名畫”。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一些企業或個人收藏的“東北貨”,一下子都流到了市面上。聽到這樣的消息,楊仁愷以沈陽的博物館為據點,來回穿梭于長春、營口、天津、錦州等城市,鑒定和收購文物。在當地,偽滿洲國士兵曾進入溥儀居住的偽滿洲國宮廷掠奪文物的事情,廣為人知。那些掠奪者多數住在東北,為了錢就隨便拋售文物。當時楊仁愷的工作就是依據這些信息,跑到這些人家里進行制止,說服他們“偷來的是不義之財,還給國家才有道理吧”。通過這樣的方式征集到的文物件數,據說超過一千件。這些失而復得的文物,大部分都收藏在遼寧省博物館,一部分“絕品”則被移送到北京故宮博物院。

  遼寧省博物館的收藏品都有編號,從第一號到十三號都不在館里,已被移至故宮等中央級機關。收藏在遼寧省博物館的是第十三號以后的文物。而楊仁愷發現的名作,都是國家一級文物的國寶級作品。“當時中國各地的博物館都苦于收集文物難,而遼寧省博物館因楊仁愷搜集到的珍品,顯得很有分量。”王成這么說;赝麣v史,我們可以看到,楊仁愷的人生以及他和《清明上河圖》的相遇,其實都有著歷史變化的力量。歷史、政治、個人的復雜交錯,從《清明上河圖》這一張畫就可以反映出來。

  楊仁愷的長子楊健,生于1948年,在研究機構的技術部門上班,過去對于父親的功績不太關心。當他父親過世時,見到許多人前來吊唁,才對自己的無知感到羞愧,而將父親的朋友及同事們寄來的文章集結成一本很厚的紀念集。在家中和我見面時,楊健說:“我父親一生都在追尋散佚的文物。”他是尋找散佚文物的獵人,捕獲的第一件獵物就是《清明上河圖》,也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收獲。

責任編輯:King
夜夜春宵翁熄性放纵_人人玩人人添人人澡东莞_H国产小视频福利免费视频_本道久久综合无码中文字幕